---.---.

../-....-/.-../---/...-/./-../-....-/-.--/---/..-/.-.-.-/
初心已负,无人回顾。

我在想,我究竟是应该心怀梦想努力去尝试,还是应该闭上眼睛假装自己不用面对未来。
好痛啊。
我觉得我做不到。
这些年,我把“你这辈子都爬不出去,你就认命吧。”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感觉已经说了一万遍,说到自己绝望地跪伏于地,一味地认为自己再也站不起来。
我无法忍受。我无法忍受这样的人生。
我希望我能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不再因自己的弱小和优柔寡断而痛苦。
我连我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不论是学生物还是学画画,都已经那么遥远了,不能作为自己的主业了……我还能做什么呢?选择一个热门职业,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庸庸碌碌地了结此生?
我不。
我只剩下说不的能力了。
我连叫都叫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如从此失声。

真悲伤啊。
我永远爱着那些意气飞扬的少年,就像我永远爱着过去的自己。
我爱她。因为我在也做不到看见一条好友的求救定位消息,在第一时间打爆她的电话。【不是说这样做就是对的的意思【。
那个时候的热情与滚烫的心意,再也回不来了啊。
也许这叫做长大。
那么我不想长大。
我从来舍不得看人间真实发生在我最爱的本命身上。那些此生不再见,那些至亲至疏,那些仿佛陌路,那些甘于平庸,都是我绝不愿妥协的事。
可是人生也许就是教你向人间种种低头的过程。
我还没有妥协。我还在挣扎。
但也许……已经不远了。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选择自我了断。
我绝无法忍受这样的人生。
不如归去。

想要拥有小安倒追一夜情对象肯诺比的小视频……【躺下.jpg

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种快速且高效的自杀方式。
我对于误解和错位的安慰开导的忍耐度真的很低……每每遇见都想尖叫反怼,又一次次只能赔笑着说好。
暴躁且绝望。
最难过的时候根本做不到相信什么希望或是这时候应该去做什么。
我都不想活着不想做人了,还来跟我讲你应该做个好学生好孩子。
我去你妈的。
从小没有绝望过没有抑郁过,就是很难理解吧。
或是根本没人想到过我只是不想活。
我。不。想。活。着。
其实这是个死循环。
因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回不到过去的位置,拥有应有的能力,而一次次强化自己的无力感与绝望感。而强化负面情绪的副作用就是情绪过载……
我做不到相信自己能成功,我也做不到放下想要成功的渴望。
终究会有结果的。
大不了……自我了断。

I hope so.

终究还是,要复发。
为什么我不能直接死掉!!!!!!!!!
让我死啊!!!!!!!!!!!!!
好痛苦啊……为什么我一定要坚持去上课……为什么我不直接逃一节课去做测试……我在犯什么贱……
操!!!!!!!!!!!

当下的热点终究只是热点。
我真的好厌恶所谓的【关怀患者】啊……
好像你们真的知道这份痛苦的感觉是什么样子一样。
滚。都他妈给我滚。
坚持吧。明天的号……一定要排到。
一下课我就去。
我一定要知道我究竟是真的有精神问题还是自己一味地自作多情。

我痛恨温水煮青蛙,我痛恨那些主人公的意志被时光悄无声息地消磨至不复存在的故事。
因为我正存在于其中。
我拒绝相信【真相】。
我拒绝相信我所厌恶的环境已经把我同化。
我曾极度抗拒“我毁掉了我自己”这种如今看来如此近乎于真相的说法。
就像我此刻依旧看不清自己。
在一切过度敏感与神经质之下,一定有什么碎片依旧存在着,以我还无法知晓的方式呼吸着。
我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的确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挺可怕的……就像这几年里我拒绝自主思考一样。
从讨厌他人指手画脚到我似乎永远卡在我的【答题瓶颈期】,我的强迫倾向使我永远吊死在自己的标准上。会因为自己对于完美/满分的追求感到烦躁,也会因为似乎永远都够不到那个标准而痛苦。
甚至为了避免这种痛苦而拒绝开始尝试。
而且……我也不能确定我是否有过【自己的】想法与准则。
我也是个跟风狗。只不过我选择追随的是我在当下崇拜的人的所有想法……除非是我崇拜的人与人之间的想法开始有冲突和矛盾点的时候。我只会在这种时候真正地去思考:“她/他的想法真的正确吗?我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真的是这样吗?”
就像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左还是右,是激进女权还是非女权主义,是滋蚌竹椅还是贡禅竹椅。
而我怀疑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知道,我的内核出问题了。而我必须修好它。
但是……假设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我真的痊愈了,能够一个人坚定地继续活着了,那,我还是我吗?
究竟是哪个才是我?是敏感又神经质到我自己都难以忍受的那个悲观主义者,还是那个大胆又骄傲的,喜欢做梦的女孩子?

我已经很久说话了。
我已经忘记我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两天……轻松的有点吓人了。
作业基本等于没有……我这种人都有时间背书了。
还有9天。
送我自己一句“就算成年了,还是个愚昧幼稚的小东西。”
感觉自己丧失了学习和独处的能力。